影片搜索

9月22日留言:西瓜播放器近日故障,如果你 在线点播之后西瓜不能加载到网页上,请清除一下浏览器缓存,关闭浏览器,然后重新打开浏览点播影片即可解决。使用移动设备(手机、平板)点播本站西瓜影音的影片,请点击这里 选择安装西瓜影音Android版。求片、报错、建议请发邮件到 1565195720@qq.com

推荐电影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片  »  妖夜慌踪 BD版/惊狂/迷失高速公路

剧情介绍

    本片年代  1997

    提示:如果看完本片之后,感觉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推荐你看一下下面的影评 “独家解读《妖夜慌踪》中的惊天秘密

    是大卫·林奇的影片中最怪异和让人不明所以的片子,表面情节是一个爵士乐手与妻子的家不断收到录像带,记录他们家中最隐密的地方。一天早上,录像带竟记录下乐手杀妻于是他被关入死牢。

       几天后他竟一夜间变成另一个人,警方莫名其妙只好释放他。他回到汽车修理厂工作,因修得一手好车深得黑帮老大喜爱,而他竟勾上老大的情妇——一个与乐手 妻子长得一样的女人,并在她诱使下,杀人劫财逃至荒漠公路。两人做爱后他又变回乐手,来到名为”失落高速路”的旅店抓到妻子与黑帮老大偷情,于是杀死老 大,警方也发现了他,于是他再次逃上荒漠公路……乐手曾说他回忆事情的方法是修改它们,也许片中根本没有故事,只是一个因妻子偷情而杀妻的人乱狂、支离的 想法,因他想而存在着。

    简评

    孔队: 对我来说,评价这种看着都很吃力的影片无异于自取其辱,看过了某位大神的影评才把一些疑虑理清。影片的末尾,主人公Fred朝着自家门铃说出Dick xxx is dead时,我马上认定这是一个类似于Triangle的环形结构,两部影片相似的还有亦真亦幻的情节,诡异恐怖的气氛。但是这部影片节奏似乎不那么紧凑,中间的一些片段不是专业的影迷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也是成了小众的原因吧

    HeroChow: 梦魇、非主流、诡异、超现实……林奇再次嘲弄观众的智商,他在心理学上一定有很深的造诣!看完第一次会说WTF,但细想会觉得异常犀利!影片需要注意的细节很多,包括一个人物、一个场景、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镜头

    影评

    独家解读《妖夜慌踪》中的惊天秘密


    如果不是大卫林奇的影迷,大概不会对这篇文章感兴趣,更何况这已经是十二年前的电影了。 刚刚看了这部片子,而且是一晚连看三遍(当然,第二、第三遍是用快进看的)。惊呼——大卫林奇简直是个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鬼才。 先不要奢望对这部影片作出评价吧,即使能把影片的整个情节梳理出来都是要绞尽脑汁的,而据说大卫林奇本人从不对他片中的故事加以解读,在他看来让读者发挥想象力去自我完善影片更是乐趣所在,这样也就造成了每个人都有答卷,但出题者却始终封闭着标准答案的情况。 刚刚在网上看了一些对该片的剧情介绍和解读,似乎没有一个与我的答案接近,看来先不论对错,我都是真正的独家了。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整个影片的时空可以分解为四种时态:A真实发生过的事;B男主人公弗雷德白日凭空幻想出来的场景(并未真实发生过的事);C男主人公弗雷德梦中的场景:他化身为自己的年轻时代——皮特后的遭遇(大部分是梦中的幻想,并未真实发生过);D依旧是男主人公弗雷德梦中的场景,只不过是他恢复了自己真实身份弗雷德之后的故事(虽然仍在梦中,但属于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在梦中记忆又被唤起)。 由于大卫林奇在影片中刻意模糊A、B、D之间的界限,因此造成了多种的解读可能,而A与C之间的差异,大卫林奇是设置并且强化了的,只不过仍有可能被误读。 好了,接下来开始从头梳理了。 影片开始,弗雷德在家中烦躁不已,大口抽烟——因为他非常郁闷,想杀人又下不了决心!此刻属于A时态。 对讲门铃想了,弗雷德按下对话键后门外传来弗雷德自己的声音:“迪克罗死了”,他向外望,外面空无一人—— 此刻属于B时态,弗雷德对迪克罗充满仇恨,幻想着如果此刻迪克罗已经死掉就好了,不用自己再去冒险杀人了(这也证明了弗雷德只是个普通人,不是嗜血狂魔,这点对后面的情节非常重要)。 晚上,弗雷德要去上班,他是一家夜总会的乐手,此刻,他的妻子热内出现了,告诉弗雷德今晚她不去看老公演奏了,而是留在家里看书,弗雷德将信将疑,与热内两人话中有话、不咸不淡地互相试探。此刻及其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场景都属于A时态。 弗雷德演出中途打电话到家中,无人接听;深夜弗雷德回家后发现妻子已入睡,因睡着而未接电话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之前的镜头显示,家中的多部电话分机是同时响起的,其中一部就在床头——可见妻子刚才并不在家。 早晨,妻子在门口拿报纸时发现还有匿名人送来的一个纸袋,里面有盘录像带,丈夫想看看里面是什么,还一定要拉着妻子一起看,妻子平静之下略有紧张——好戏开场,妻子热内在认识丈夫前给私人俱乐部拍过A片,她并未告诉过丈夫,而且她一直和私人俱乐部的老板迪克罗偷情,此刻见到录像带这一敏感物品自然惴惴不安;同时丈夫也早已对妻子有所怀疑,因为录像带就是丈夫拍的,用来试探妻子,只不过他每次拍摄时都处于一种分裂状态,会把自己先幻想成另外一个人再返过头来窥伺自己的生活。 录像带只是拍了他们屋子的外景,妻子如释重负:“大概是什么房地产商吧?” 晚上,妻子在梳洗,弗雷德在沉思,当晚妻子倒是去了夜总会看弗雷德,但身边还有一个她以前的朋友——安迪,弗雷德十分憎恶安迪,因为安迪就是介绍热内加入A片俱乐部的人(尽管热内从不承认那个俱乐部的存在,只是说安迪曾帮她介绍过一份普通工作)。 妻子梳洗完毕上床了,夫妻生活开始,弗雷德努力之后很沮丧、热内平静之后是淡漠——影片开始揭秘了,妻子的红杏出墙、弗雷德最终的逼上绝路,开始有了缘起。 早晨,第二盘录像带又到了,这次的内容很惊悚,拍摄者进入了屋内,走上楼梯,进入卧室,竟然拍到了床上的弗雷德夫妇!细看来:床上的女主人始终是背身,而男主人竟然——没有头!原来是两具玩偶。当然,拍摄者还是男主人,影片之前的镜头多次表现弗雷德每次回家后的走动路线和主观视角,与录像带拍摄者如出一辙,就是在告诉我们拍摄者就是弗雷德。 但在女主人看来,屋里肯定有人闯入过,而且开始寄带子威胁他们了,于是她果断报警。 警探艾德、奥尔来了,仔细检查了所有门窗,并没有任何痕迹(男主人进自己家拍摄,当然不用破窗而入),无奈只好离去,并承诺加强警戒。 而警探们与主人夫妇的一段对话颇有深意: 警探:没有别的房间了?男主人:没有。(之后,看到妻子疑问的目光,于是继续说)还有一间,我用做演奏室,封闭隔音的。 在此我们不难猜到影片在暗示我们弗雷德可以在暗室里进行一些私密的工作。    警探:你们家有摄像机吗?   妻子:没有,弗雷德憎恨摄像机! 这里又暗示我们:弗雷德每次都要把自己幻想成另外一个人才能完成拍摄,而实际生活中的他憎恨摄像机的原因就是因为无法忍受妻子当年的行为(尽管妻子热内并不承认)。 接下来最关键的台词出现了:弗雷德:我只用自己的记忆来记录事情,哪怕它和真实的情况不一样。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他们觉得碰上了一个脑子不太灵光的人,没错,这就是人格分裂的弗雷德,但他此刻并未引起艾德和奥尔的警觉。 晚上,弗雷德不用上班,夫妇二人去参加一个派对,在谁家?——花花公子安迪。 在安迪家,弗雷德看到了妻子热内、安迪、迪克罗的三人合影,心中酸溜溜的(这个情节影片并未表现,是我根据后面的情节推断出来的,因为在影片后期弗雷德的梦中来到安迪家看到了这张相片,就是在暗示弗雷德实际上见过这张照片)。 接着,热内与安迪打情骂俏,弗雷德来到吧台,借酒浇愁。之后,幻像出现了,情节进入B时态:一个诡异的涂脂抹粉的老男人走了过来,穿着接近中山装风格的一袭黑衣,此君后面还将出现,他其实就是弗雷德幻想出的另一个自我,但比实际生活中的弗雷德更为冷酷、自私,我们也可把他当做每个人心中藏着的那个魔鬼。 黑衣人与弗雷德打招呼,声称自己此刻就在弗雷德的家里,弗雷德用面前这个人的手机给自己家打电话,那边居然诡异地有人接听,而且声音就是眼前的这个黑衣老头,此处影片其实就是在暗示此刻的景象并非真实,同时用黑衣人就在弗雷德的家里来比喻这就是他自己的心魔。 回家的路上(此刻又回到A时态),夫妻继续斗智,弗雷德不断追问热内的过去,而热内则避重就轻,大不了一句:不记得了。 当晚,夫妻之间气氛冷漠,弗雷德在痛苦中挣扎,最后似乎下了决心,他终于横下心来要杀人了,但杀的谁呢?导演在此布下了该片最大的迷阵。 早晨,弗雷德又拿到了第三盘录像带,独自看了起来(热内呢?)——录像带中,血流成河,弗雷德正在把妻子热内的头颅、四肢、躯干切得满屋都是,床上一只脚、地下半条腿的,同时他还不忘对镜头狞笑,而电视机前的弗雷德看到此时则惊恐地大叫着妻子的名字……接着,他被警探奥尔一拳打中鼻梁,倒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不断地喃喃自语:“我没有杀她。” 这个镜头令所有人得出了结论,弗雷德杀掉了热内,然后被警察逮捕,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里时得出的结论,问题是摄像者是谁呢? 随着影片的推进,我开始怀疑这个结论了,直到看第二、第三遍时,我得出了新的结论,我开始搜索网上所有关于此片的内容介绍和评论,发现尽管对影片的其他情节有着很多解读,但对弗雷德杀妻这个情节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它是存在的,而且可以说这个情节是该影片的最基本的主线和戏核。 但我的观点却是:这是大卫林奇给我们布的惊天迷局——弗雷德并没有杀掉热内,或者说热内根本就没死! 被碎尸万段的是谁?——没有人被碎尸万段,那场戏其实又进入了B时态,属于弗雷德的想象。 在前两次看录像时,弗雷德头发蓬乱、身穿睡衣、一切都是刚起床的样子(属于A时态),而看第三次的录像时,他服装整齐、头型精致,影片已在暗示此处与前两次看录像的时态有所不同,而警察的那一拳把他打醒——原来此刻他正在受审,审讯过程中他进入幻觉,幻觉中他误认为妻子已被杀害并分尸,大喊大叫之时被警察打醒。 且慢,如果妻子没被杀害弗雷德为何来警局受审? 可恶的大卫林奇,他从夫妻二人自安迪的派对回家后那晚一下子跳到了弗雷德被捕,最后你会发现这中间其实还发生了许多事,但导演刻意先跳过那些事并安排根本不存在的第三盘录像来衔接,彻底用陷阱迷惑了我们,而此时整个电影才演了三分之一,很多的迷局导演会在后面帮我们慢慢拆解。 法庭和陪审团郑重判决:弗雷德一级谋杀罪成立,被判处死刑。这里并没体现他杀的是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他的罪名仅仅是谋杀而没有毁尸罪,换句话说,热内被大卸八块那件事是不存在的。 影片多次表现了弗雷德的自闭、嫉妒和懦弱,他在心魔驱使下开枪杀个人已经是极限了,把自己老婆杀了还能在摄像机前把她碎尸万段,明显超出了这个小乐手的能力范围。 导演在这里还埋伏了一个细节:看守所的一个守卫用“那个杀妻的犯人”来称呼弗雷德,另一个则说“哪一个”,然后两人大笑不已,看来弗雷德在审讯中频频出现幻觉中的杀妻这个事已经成为笑料了,如果杀妻是真实的事,那两个看守有什么可爆笑的呢? 虽然没杀妻,但确实杀了人的弗雷德还是要等待着上电椅,在他临刑前的一天,他头痛难忍,狱医给他开了安眠药,他昏昏睡去…… 第二天,看守惊奇地发现,单人死囚房里的弗雷德变成了另一个人——稚气未脱的小青年皮特,而皮特的档案也被查到,他在多年前因偷车被捕,判的是缓刑,根本不应该在死囚监狱里,赶快让他父母来把他领走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简单,此刻已进入C时态,弗雷德睡着了,开始做梦,而梦中的所有场景,才是我们打开这部迷局电影的钥匙。 面临死刑的弗雷德出于本能的求生心理,在梦中让自己成为一个轻微犯罪者并重获自由,同时皮特这个人也不是无中生有,他就是年轻时的弗雷德,当年的皮特因怀疑自己的女友苏娜与自己的一个哥们暧昧,同那个哥们发生冲突并造成伤害,影片没有交代那人是死是伤,但暗示皮特为此离开家人出走、改名换姓,成为了现在的弗雷德。 梦中,释放后的皮特来到一家汽车修理厂上班,遇到了黑社会老大艾迪,而这个艾迪,其实就是影片现实社会中的一个重要人物迪克罗,电影演到一半,他终于出场了。 现实生活中,他给弗雷德带了绿帽。现在,弗雷德在做梦,梦中,弗雷德要报复。 皮特帮艾迪修好了他的奔驰车,二人及艾迪的保镖一起在盘山公路上试车,酷爱驾驶的艾迪亲自驾车,此刻后面有一俩车因无法超车而紧跟在他们的车后不断鸣笛,艾迪将该车让过后猛然提速,把该车撞翻,并同保镖将该车司机一顿暴打,原因?——因为他死跟车尾! 艾迪为何痛恨“死跟车尾”,别忘了,这是在弗雷德的梦中,也就是说弗雷德恨死了“死跟车尾”,why?慢慢看吧。 下一次修车,艾迪带来了自己的马子爱丽丝,我们看到,她其实就是金发的热内(热内是黑发),果不其然,爱丽丝与皮特搞在了一起,而且皮特床上骁勇异常,令爱丽丝如醉如痴——现实中因自己无能而被迪克罗戴上的绿帽,在梦中,弗雷德通过自己的化身皮特又给迪克罗(艾迪)戴了回去。 此刻的皮特万事如意,在工作中汽车的任何毛病他听一下发动机就能搞定,被誉为整个城市最灵的耳朵,受到老板和客户的青睐;家庭中父母对他关心体贴,此外,他还拥有一批铁哥们;更重要的是,他的女友苏娜以及新搭上的爱丽丝两大美女都为他魂不守舍…… 而现实中的弗雷德呢?孤僻、乏味、疲软,连一个老婆都守不住,可见垂死的弗雷德正在梦里为自己补偿。 梦中,艾迪似乎发觉了爱丽丝与皮特的事情,整个梦境的调子开始不那么美妙了(导演暗示此刻弗雷德的潜意识中,现实中的危险开始一点点逼来,毕竟他是一个死囚犯人,睡眠也不可能太踏实)。 爱丽丝建议皮特两人抢一笔钱后私奔,目标则是安迪(不是艾迪,而是现实社会中那个介绍热内拍A片的安迪)——弗雷德同样恨他,所以在梦里也要报复他。 爱丽丝准备晚上和安迪上床后由皮特动手打晕安迪实施抢劫,此刻的皮特已经看到了爱丽丝的自私、虚荣、贪财、放荡,同时也预感到自己很可能被这个女人带入深渊,但他此时已无法离开这个狐狸精,只能由她摆布——是不是像极了现实中的弗雷德与热内? 爱丽丝和皮特在安迪家中实施了计划,但稍有偏差,打斗中安迪摔在自家酒吧(是否很熟悉,对,就是那个派对上弗雷德遇到黑衣人的地方)的玻璃茶几上死掉了——弗雷德真是太恨他了! 此刻,皮特看到了屋内的相片,艾迪(迪克罗)、安迪、金发爱丽丝与黑发热内四人的合影——其实这里就是暗示弗雷德当初在派对上看到了这张相片,只不过现实中的相片上只有三个人(爱丽丝和热内是一个人)。 梦中,皮特很疑惑,为什么金发爱丽丝与黑发热内看上去像一个人?此刻,他的鼻子突然怪异地流出血来,这是为什么?——还记得弗雷德被警探奥尔一拳打中的鼻梁吗?此刻,安眠药的效力开始衰减,鼻梁的阵痛开始提示他现实中的困顿。 梦中,皮特在安迪家寻找卫生间冲洗鼻子,然而,他仿佛又置身于一条长长的走廊里,走廊两侧的房间上写着房号,当走到26号房间时,他犹豫中推开了房门,里面热内(对,是热内而不是爱丽丝)正在和面目含糊的人偷情,皮特痛苦地退了出去,接着他似乎又回到了安迪的家中,爱丽丝正等着他,两人开车直奔荒野,爱丽丝说那里有个小木屋,他们可以用从安迪家抢的金银珠宝与木屋里的人交换现金和护照。 车到了小木屋,里面没有人,爱丽丝说要等一会,等候期间,两人激情又涌,在荒野上渡过销魂时刻,只是到了最后,爱丽丝对皮特说到:“你永远不可能真正得到我。”然后起身走进了木屋。 此时的弗雷德虽然还在做梦,但梦境中的逃避似乎已到尽头,现实的真相开始不断侵入梦中,令他痛苦不堪,爱丽丝对皮特所说的话,其实就是弗雷德夫妻关系的写照,虽然他娶到了性感的热内,但热内注定不属于他这个丈夫。 从地上爬起的皮特穿好衣服,此时他已变回了弗雷德,弗雷德走进木屋寻找爱丽丝,但木屋中只有黑衣人,他告诉弗雷德,根本没有爱丽丝,只有热内,同时黑衣人拿出一部摄像机逼问弗雷德,那你是谁呢?摄像机中的图像色彩、画质与那些录像带如出一辙,影片再次暗示其实就是弗雷德心中的魔鬼跳出来控制着弗雷德拍的那些录像。 弗雷德跳上汽车,匆匆离去。此刻的影片已经从C时态进入了D时态。弗雷德来到了一个旅馆,旅馆名字叫做lost highway,这个名字其实就是本片的英文片名,导演似乎告诉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旅店中,弗雷德穿过长长的走廊(对,就是皮特流鼻血后穿过的走廊),走廊旁边的26号房内,他的妻子热内正在和迪克罗偷情,弗雷德进入25号房间,默默等待。 一会儿,热内走出房间,匆匆开车走了,因为她并不知弗雷德此刻就在隔壁,还想着一定要比演出的丈夫提前到家。 看到热内已走,弗雷德手持提前准备好的手枪冲入26号房间,挟持着迪克罗进入了荒原,此刻,他们乘的车不是弗雷德开来的车,而是迪克罗的奔驰(熟悉吗,就是皮特帮艾迪修好后飙车的那部奔驰)。 车来到荒原上,弗雷德与自己幻想出来的黑衣人一起对迪克罗进行了审判,作为那个A片私人俱乐部的老板,迪克罗与热内的关系从未间断。尽管后来热内从良嫁人,但弗雷德的疲软还是令她对迪克罗念念不忘,又抑或是弗雷德敏感地发现了她的不正常才造成了在床上的心理障碍,影片没有告诉我们,也许两者都有吧。 弗雷德开枪杀掉了迪克罗,黑衣人也消失了;此刻天色渐亮,弗雷德驱车返家,奇怪的是,他没有走进自己的家门,而是摁下了对讲门铃,并且对里面的人说“迪克罗死了”,影片在此再次暗示热内并未死掉,门内的人只能是昨夜由lost highway匆匆返回的令众多男人因她而死的妖媚女人热内。 此时,承诺加强弗雷德家周边警戒的警探艾德和奥尔出现了,弗雷德跳上奔驰呼啸而去,而艾德和奥尔也呼叫了一大批警车紧追不舍,被“死跟车尾”的众警车逼得走投无路的弗雷德痛苦不堪,拼命摇头,似乎要从这可怕的梦魇中清醒过来。 影片到此戛然而止。 应该说最后的D时态是解释影片的关键,这段故事恰恰就是弗雷德夫妻二人自安迪的派对回家后到弗雷德被捕之间那段空白期发生的事情,它解释了弗雷德到底杀的是谁以及为何而杀,只不过这段故事是以弗雷德梦境中的后半段——梦中的回忆体现的,而最后的场景更表现了弗雷德的无奈:留在梦中被“死跟车尾”很可怕,一旦醒来面临电椅更可怕。 影片的第一句台词和最后一句台词一模一样,都是“迪克罗死了”,这是点题之笔,它表达了这个故事的核心是谋杀迪克罗而不是其他人,同时迪克罗也是这部电影中唯一在片中死去的人(杀掉迪克罗的弗雷德肯定也要上电椅,但在这个情节实施前,电影已经结束了)。 大卫林奇就是如此神奇,这部电影以及几年后他的《穆赫兰道》如出一辙。描写犯罪的影片我们看过很多,但对犯罪感、犯罪心理的描写能达到这两部影片水准的屈指可数。更不可思议的是一部片子可以让你连看三遍五遍,并且每次看都能发现其中暗藏的无穷奥秘。 大卫林奇要是去犯罪,能有人抓住他吗? (挂甲人/文)

免责申明:本站只提供免费在线观看电影,不参与任何影片的制作或发布,所有资源收集于网络,并不在本站服务器上,仅做宽带测试。相关版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如有关视频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告之 1565195720@qq.com ,我们将于第一时间删除。




我是电影通 免费电影联系我们